喜欢啊

关于

in spring

晚上吃了脆皮烧鸭饭。圣诞节已经过去260天,没有人爱我

国际象棋

长滨喜欢和电脑下国际象棋,即使七盘里的六盘她会输。
半夜里她的MSN总是在线,志田发来消息烦她:“嗨~”的时候她不回,志田就知道这个人又在和电脑下国际象棋。

木质的棋盘木质的棋子,看起来是在哪个软件里给人磨得很古典的大理石方格,不是那种能让人产生好胜心的样子。背景的灰色非常光滑,仿佛是深夜的溜冰场被压得扁平了印在屏幕上。
有什么好玩的呢?
长滨说不出来。
因为如此所以非得半夜不睡觉跑来下国际象棋不可!
这样的理由并不存在。
但要是志田仍旧孜孜不倦发来消息:“ねるねるねる来聊天~”,还是会被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不要,我要下国际象棋了。”

我要下国际象棋了。

小时候的长滨是很个好胜的孩子。
不会轻易跟人赛跑,一旦开始...

要不是听说过爱情,多少人会知道爱情。

她的嘴唇非常鲜润,就像是珊瑚做的一样。

你以为上帝看到了我吗? 句号,逗号,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再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结束 。

存档灵魂:


【法】塞缪尔·贝克特 Samuel Beckett



【 生 · La vie


我他妈的这一辈子到处在泥地里爬。《等待戈多》


重要的是存在于世界上,以什么样的姿态不要紧,既然我们已经在地球上了。《无所谓的文本》


在无边无际的一瞬间生活和独自游荡。《马龙之死》


生命本身就是等待,而等待的人永远不会来。《等待戈多》


我是在安安静静的腐烂中,回忆起我这一生竟是长期朦朦胧胧的激动……腐烂,这也是生活。(《莫洛伊》)



【 死 ...

味觉

和嗅觉相比,味觉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初秋时候新鲜橘子的酸味,早春第一个樱花饼的清甜,老家奶奶咕嘟咕嘟煮出来的茶的鲜涩,以至于偶尔会吃的红咖喱饭的辛辣,这些那些的美好的味道,都是基于嗅觉的习惯联想,只是这样而已。

長濱ねる知道这一点是在发现自己失去嗅觉的第二天。

吞下的固体流体的食物仿佛都成了遥远隔阂的陌生质料,除了舌头上一阵让人不适的感官反应以外什么也引发不了。

没有制服衬衫上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没有下雨之后泥土和树叶湿淋淋的味道,没有放学回家路上面包店里飘出来的成熟谷物的味道。

什么都没有。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在以另一种语言自顾自地交流,長濱听不见。

真寂寞啊。

自己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这么想。

结识现在的...

试译

闹鬼的书店是个令人心情愉悦的地方,特别是在晚上,当它沉闷的壁龛被成排书籍所反射的灯光所点亮的时候。许多过路人都会被一种全然的好奇心驱使着走下这条街边的台阶;而其他熟客则会带着如同一个男人走进他自己的俱乐部时的安逸感推门进来。罗杰通常坐在最里面的桌子后面,一边拿着他的烟斗吞云吐雾一边读书;虽然如此,每当有顾客开口向他搭话,这个瘦小的男人总会带着急切的神色迫不及待地要将对话进行下去。谈话的本能像只狮子一样在他身上沉睡着,而想要唤醒它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也许你会注意到所有晚上开门的书店在晚饭后的时段都特别拥挤。难道真正爱阅读的人都是夜行贵族,都认为只在又暗又静的晚上,站在透过遮光罩的昏暗灯光下才会...

1/7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