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苞露】蝴蝶 01

#花吐症设定

#OOC预警


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死亡”这个空泛而遥远的概念、以及与它相关的一系列空泛而遥远的问题是很少在李LUDA的脑袋里发生的。小聪明蛋LUDA的脑瓜总是装满了更多琐碎的切实烦恼,例如怎么利用自己的全部身高,怎么在几乎是满满当当的工作日程里挤出一点享受游戏的闲暇,怎么让睡在隔壁、除了确实漂亮的脸蛋几乎不能让人产生其他确定想法的队友姐姐喜欢上自己。


在那之前,李LUDA只是个一肚子坏水的调皮坏蛋,仗着一副天生的无辜脸皮在宇宙少女作浪兴风,即使恶作剧过头了被人扯住后领恶狠狠拎起来,也只需要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眼睛就蒙混过关。


也许是老天爷终于看不惯李LUDA顺风...

好想快点放暑假!

【十七年】邻人 03

“喜欢吗?”


“喜欢啊——”


其他星星全都暗掉了,只有她的眼睛里还亮着灯。


小池塘旁边静悄悄亮在草丛里的暖灯,教学楼顶还未彻底熄灭的冷色LED,越过无数屋顶和道路、在大陆尽头最后一个国度的最后一个海角上留给人类的最后一根蜡烛——这些光仿佛都散了、碎了,变成了她瞳孔里细小的亮点。


喜欢吗?当然喜欢啊。


如果被问喜欢吗,当然只能回答喜欢啊——


除此之外易嘉爱还能做些什么呢。


站在世界所有不公正对面挺直了的少年人的背脊,为世界上所有弱小无助和可怜而变得柔软了的心脏,难以动摇的、要代替世界上的所有邪恶流下的难过的忏悔的泪水——明明是个大人了,又明明是个小孩子。...

【十七年】香蕉 02

一切都决定好了。


易嘉爱想起那个独自溜进学校环形体育馆的夜晚。安静的、黑暗的、干燥的,空无一人的大型圆场里装满了的静止的阴影。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决定死去的那一刻——


在那一刻什么都来了,也是在同一个瞬间,一切都决定好了。


漂浮的香蕉宇宙光滑而有弹性的触感,所有粒子都趋于沉默的凝滞空间,远处的金属和水发出的细微不安噪响,失去力量支撑的黑色哑光布雨伞枯萎在篮球场中间——为什么我在这里、我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没有人、所以我就来了。


理由都不过是借口。我在这里,只有这一点点是真的。


“易嘉爱……我可以亲你吗?”


夏天第一个停了大雨的晚上,那个漆黑的、没有...

【十七年】苹果 01

人和人之间无法互相感觉。

学校里开的梅花、作业、小卖部老板娘终于在冰箱后面逮到的老鼠,这些既不是我的又不是你的的根本无所谓的废话,为什么我非得装出一副诚惶诚恐被关心了的欣慰样子不可。

女朋友坐在病床旁边削苹果,一手把握住半个红色果实絮絮叨叨的姿态,话语仿佛成了无关紧要的果皮被轻而易举地延展,裸露的瓤肉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氧化着。

新鲜的苹果,易嘉爱知道这是个新鲜的苹果。

“咔哒。”

对方合上折叠水果刀,最后一个关于食堂梅干菜扣肉很难吃的话题也戛然而止,用手指拈起苹果向这个方向递过来。

“吃个苹果。”

氧化了变质了,变得比我还要无能为力了的东西,我不想要。

“谢谢。”

易嘉爱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接过了那个看起来很...

秋も終わったね

去年夏天

我真喜欢夏天

【土池】谎言与夏天

十四号床的病人今天好安静。

没有在医生经过的门口放香蕉皮。

没有执意要用爸爸偷渡进来的游戏机玩游戏。

也没有用病房里的小电视放很吵很奇怪的动画片。

甚至连吃药的时候都乖乖地把舌头抬起来给小池看了。

“はーぶーちゃん,今天又想要做什么事情?”

眯起眼睛,小池美波注视着面前这个眼睛闪闪发亮的女孩子,她穿着空空荡荡的蓝白条病服,正露出尖尖的虎牙又狡黠又得意地冲自己笑着。

“昨天说了的喔,如果今天好好表现的话,みいちゃん就要跟我一起出去玩。”

“诶?什么时候……”

“诶……”

白色床单上的小病人笑容一下子黯淡了,明明是坐起来差不多可以平视小池的身高,眼睛里的光渐渐熄灭的当下却仿佛是什么委屈的小动物一样。

想起来了,昨天执晚...

【理睡】墙壁(A



啊,她过来了。

圆润的稚拙的小腿线条,平淡无奇的黑色膝下袜,校裙褶子锋利地在余光边缘最后一角静止着。

渡邉理佐动也不敢动,两眼发直地盯着手上的国语课本,直到邻桌女孩子浅浅的影子在米白的书页上晃呀晃,晃呀晃,终于消失。

悄悄侧过头,她套着黑色毛线开衫的背影挎着通勤包,正准备用狸猫一样圆咕咕的手拉开教室拉门。

好想就这样跑过去攥住她圆咕咕的手,或者是,干脆把她整个人都攥在手里算了。

渡邉装出一副好像马上就要跑上去的样子,以便从意料之中时机不当的放弃中收获更多假装委屈、假装垂头丧气的忍耐的快乐。

“理佐也一起回家吗?”

圆咕咕的狸猫小姐却突然回头了,用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睁得很大的眼睛转回来看着自己。

渡邉还没来得及...

in spring

晚上吃了脆皮烧鸭饭。圣诞节已经过去260天,没有人爱我

国际象棋

长滨喜欢和电脑下国际象棋,即使七盘里的六盘她会输。
半夜里她的MSN总是在线,志田发来消息烦她:“嗨~”的时候她不回,志田就知道这个人又在和电脑下国际象棋。

木质的棋盘木质的棋子,看起来是在哪个软件里给人磨得很古典的大理石方格,不是那种能让人产生好胜心的样子。背景的灰色非常光滑,仿佛是深夜的溜冰场被压得扁平了印在屏幕上。
有什么好玩的呢?
长滨说不出来。
因为如此所以非得半夜不睡觉跑来下国际象棋不可!
这样的理由并不存在。
但要是志田仍旧孜孜不倦发来消息:“ねるねるねる来聊天~”,还是会被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不要,我要下国际象棋了。”

我要下国际象棋了。

小时候的长滨是很个好胜的孩子。
不会轻易跟人赛跑,一旦开始...

她的嘴唇非常鲜润,就像是珊瑚做的一样。

你以为上帝看到了我吗? 句号,逗号,多么可怕的事情。我再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结束 。

存档灵魂:


【法】塞缪尔·贝克特 Samuel Beckett



【 生 · La vie


我他妈的这一辈子到处在泥地里爬。《等待戈多》


重要的是存在于世界上,以什么样的姿态不要紧,既然我们已经在地球上了。《无所谓的文本》


在无边无际的一瞬间生活和独自游荡。《马龙之死》


生命本身就是等待,而等待的人永远不会来。《等待戈多》


我是在安安静静的腐烂中,回忆起我这一生竟是长期朦朦胧胧的激动……腐烂,这也是生活。(《莫洛伊》)



【 死 ...

味觉

和嗅觉相比,味觉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初秋时候新鲜橘子的酸味,早春第一个樱花饼的清甜,老家奶奶咕嘟咕嘟煮出来的茶的鲜涩,以至于偶尔会吃的红咖喱饭的辛辣,这些那些的美好的味道,都是基于嗅觉的习惯联想,只是这样而已。

長濱ねる知道这一点是在发现自己失去嗅觉的第二天。

吞下的固体流体的食物仿佛都成了遥远隔阂的陌生质料,除了舌头上一阵让人不适的感官反应以外什么也引发不了。

没有制服衬衫上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没有下雨之后泥土和树叶湿淋淋的味道,没有放学回家路上面包店里飘出来的成熟谷物的味道。

什么都没有。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在以另一种语言自顾自地交流,長濱听不见。

真寂寞啊。

自己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这么想。

结识现在的...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