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十七年】苹果 01

人和人之间无法互相感觉。

学校里开的梅花、作业、小卖部老板娘终于在冰箱后面逮到的老鼠,这些既不是我的又不是你的的根本无所谓的废话,为什么我非得装出一副诚惶诚恐被关心了的欣慰样子不可。

女朋友坐在病床旁边削苹果,一手把握住半个红色果实絮絮叨叨的姿态,话语仿佛成了无关紧要的果皮被轻而易举地延展,裸露的瓤肉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缓慢氧化着。

新鲜的苹果,易嘉爱知道这是个新鲜的苹果。

“咔哒。”

对方合上折叠水果刀,最后一个关于食堂梅干菜扣肉很难吃的话题也戛然而止,用手指拈起苹果向这个方向递过来。

“吃个苹果。”

氧化了变质了,变得比我还要无能为力了的东西,我不想要。

“谢谢。”

易嘉爱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接过了那个看起来很可口的小水果。

斋戒禁闭四十天,过期报纸、过期信件、过期文字,馒头白水之外再无所食。第四十一天的第一个苹果。耶稣在沙漠里的四十天,第四十一天魔鬼来了,魔鬼是苹果。这个苹果。

“很渴吧?这两天你还不能喝水,医生说的。再忍一忍啊,出院了一起去喝奶茶。”

多酚、黄酮、钾盐、胡萝卜素,是哪个前者让你如此鲜美。旋转、爆炸、扩散、永不停止,细胞壁惊恐地破裂,细胞骨架撕扯成一团。牙齿毫不留情,你有的我也并非缺乏,可是既然我想要,那……死。自相残杀。

对方修长的食指上缠着小半截餐巾纸,说话的同时又蹭在大拇指上紧了紧。

“你还有啥想吃的我给你从家里带过来啊,别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会。”

很努力地把视线从对方的腰部以下抬起来,易嘉爱勉勉强强看着对方的眼睛挤出一个还算真诚的微笑。

“有这么疼吗,好好的闺女疼得连话都讲不出来了。”

扔掉自己手上吃了小半的苹果核,龚诗淇的手还带着一点削了苹果的水渍就握了上来。

真憔悴啊。被作业和考试折损出的消瘦的脸颊,眼眶的青黑色几乎难以遮掩。

“手怎么这么凉,我给你冲个热水袋去。”

停止,快点停止,根本就不在意吧,我的事情。

“啊不用了,我真的不冷的。”

对方又站了起来,用卷着餐巾纸的手来探易嘉爱的体温。

过分忧心忡忡的滑稽表情。

“怎么了你怎么了,做个小手术脑子给做傻了。”

太夸张了,这里我应该笑的。

大脑指令慢了半秒,只来得及咧开嘴干笑了两声。

女朋友的表情变得有点凝重,“我说易嘉爱——”

“分手吧。”

“易嘉爱你在——”

“分手吧,十七。”

从仰视的角度看过去对方的眼睛马上就红了,眉毛不敢相信地撇在一边,因为委屈而不住地抖动着。

“易嘉爱你在说什么鬼话!”

餐巾纸被用力地攥在手心,露出了食指侧面一道浅浅的血痕。

“……分手吧,对不起。”

“莫名其妙!”

“砰——”

翘了文综辅导、穿过大半个寒风瑟瑟的城市来陪伴下了麻醉的自己的、初恋的小高中生前女友甩上了病房的门、离开了。


评论(11)
热度(18)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