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喂。】

17楼的楼顶,纵然楼下霓光烂漫,车前灯的呼啸汇聚成海,我也只有轻轻悄悄地讲这一个字,哪怕音量微弱,即使空气也不曾受惊。

不知道在喊谁,在哪里也不会有谁应。

惶恐?迷茫?失望?悲伤?

似乎每一样都有一点,也似乎每一样都不是。

从未这样怀疑自己思考的资格。

一向以为是站在深渊边缘的勇者,坚定和轻蔑几万年来从未被侵蚀。即使现实冷漠、庞大,勇者从不畏惧。

深渊的回望亦不能让其退缩半分。

但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呢。

是谁告诉我勇者不是勇者,又是谁讲深渊不是深渊。

你信誓旦旦这是中世纪的幽灵,玫瑰色的环将月亮串起。

你说你只是不忍,你不忍心剥夺我的救赎。

你可知,你召唤了怎样的混沌?

我想起世纪之交无助的人,麻木、忙碌和庸俗。

他们的生命也能如此这般加诸在现代人身上吗?

道德观的沦丧,新的时代哪里去呢?

更多的或是反人类的价值涌现纷杂的惊喜罢?

嘿,去了哪里呢,非现实?

爱智慧的人反而将这般的真诚献给虚伪,知识的命题意志如此。

喂,哪里还有人为这些悲哀呢?

又有谁告诉人类什么是悲哀呢?

似乎看见上帝垂眸冷笑。

这样直直地毁去也好,革命什么太累了,疼痛难忍。

前面的马路是生机的,高高在上的我却害怕。

深深的头顶天空一片污浊,老去玫瑰腐朽的颜色。

云也沉重。

世界已然是枯萎的样子。

评论
热度(2)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