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边缘者和边缘者】

在我还不明白尼采的时候。

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能突然这样就摒弃了叔本华,不全是厌烦,然而那样的嫌恶在他这般伟大的蔑视者身上前所未见。

他曾经难道不是那样的崇拜他吗?

难道不是曾经承认他是自己效仿的【比自己强的人】吗?

从什么时候开始尼采竟这样不屑他,渐渐竟不再肯承认他是一个思想者,反而叫他作真正哲学家的垫脚石,嘲讽意义的教育家?

那时还不甚懂得深思,只是浅浅懵懂着,疑惑又不明说。

直到后来我渐渐远远走进尼采,渐渐寻着他的内心。

我才明白。

尼采伟岸的思想的源泉是他深沉无所解的疼痛。

如同在烈火中灼烧一样,他为生命本身感到焦虑,痛苦和不甘。他很饥饿,需要能企及的一切冲动的感情充饥;但他又很渴,渴到连久不闻其声的灵魂都颤抖,干枯的灵魂正收缩着挤出水分,仿佛渴望的鲋鱼挣扎在边缘的涸辙里垂死喘息。

没有食物的日子可以过很久吧,可是在渴之下,在那样深刻而无力忍受的渴之下,又能生活多久呢?

于是尼采成了今天我们所认识的样子。

许是饥渴无所寻,一堕入梦中就是永恒的清醒,绝非噩梦,痛苦却若影随行。摆脱不了的凌迟一道道切在心上,他唯有浴焰徘徊。

从此便独自一人兀立在梦的门口,尼采成了一个边缘人。

尘世边缘的哲人,城市边缘的野兽,森林边缘的苦修者。

他在刀刃上一丝不苟地行走,左边是燃烧中的泥淖,右边是虚无。不能太近,他害怕堕落;不能太远,偶尔也会需要虚无的寒潭予以清凉的慰藉。

他恪守自己的哲学,深信人生并非【无】的汇集,用所有穿过的挣扎为自己加冕,努力在墨绿的沼泽中睁开刺痛的眼睛。

并非偏激者,他只是深信唯此一种道路能称作存活。


可叔本华过的又是怎样的人生呢?

他为之悲叹不复的生命有如沉重无比的铅砣,直直想拉他深往水底。他的哲学找到所有放开双手的契机,自己却不愿停止挣扎。

尼采明白阻止他的是鲜活不已的人性,是他的哲学所否认的一切真理,因而将他归为所有自己之前的亡人。

【如果他是真正相信他假设他所相信的,他又有什么理由活完残年?】

叔本华的痛苦不可否认地珍贵着,可他所忍受的作为边缘者的一生咀嚼的不过尼采所不屑的【甜蜜的痛苦】。

叔本华徘徊的凌波之外是死,他的纠结不过是生者对于死不变的好奇畏惧,厌弃生命却不肯迈步半分。有如毫无自制力的人性黑熊,尝不到甜味却在蜜处流连不走。他所宣称的毫不积极,可惜连自己都并非对此深信。


尼采的刀刃之外却只余有空白的虚无。

虽然疼痛却又不改变希望,尼采明白未来将带来曙光。

他深信曙光。


评论
热度(5)
  1. 绿子maggie小林一獭 转载了此文字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