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第四年的春天。


风铃响了。

左右边系着的生丝飘起来,轻微的綷縩之声。


执笔的手颤抖一下。

园田海未仍旧坐着。

面前的几案摊着青色的信笺。


廊檐下又起风了。


一笔一划,再一笔一划。

握住笔杆的手指越来越用力,脸上却是不改的专注神情。


今天她会来吗?


户外的春光明亮地印在纸上,甚至门南隅樱花飘落的影子都清晰可辨。

花已经开始谢了。

一旦开始凋谢就不管不顾地加快步伐,直至最后所有花瓣一起不知所踪。

樱花就是这样的树花。

两天之内所有的颜色都会离去吧。


面前的青色纸盛满了光,园田海未愈发用力地握住笔,却愈发难以集中注意力。


是今天吗……

会是吗……


院子里,东南隅好像有什么人站在那里。


别转头,园田海未,不要……


刘海的阴影遮住了眼睛,全身的力量都被用来抵挡那个诱惑。

那里没有人,自己不是早就知道吗?

昨天,前天,上个月,去年,四年来的每一天都不断被迫接受的那个现实,寂寞的现实。

却每一天都假装不知道地期待,然后被诱惑,然后越发寂寞。

假装每一天她都有可能回来,假装她只是刚刚离开。


清淡又缠绵地期待着度过的每一个时辰。

太阳行走的缓慢的每一个时辰。

那些时辰……究竟过了多少个时辰?


有些时候会有阳光,漏到走廊上却只是细细碎碎的一小片,随着太阳的落地慢慢变黯淡,在星星出来的时刻完全消失。

有些时候会下雨,小小的雨丝飘进来,飒飒作响的树们听上去很凉快。

有些时候会下雪,外面雪色安稳,帷帐之内炭盆火箸发出细微的声音。

也有些时候没有太阳,没有雨,没有雪,只有风……

像现在这样。


园田海未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好像是被拴在丝线上的偶人正被一根看不见的生丝以令人无法动弹的力道拉扯着身体。

一下一下。


再等一下……只要一下就好……

哪怕再多一会会,她有可能在那里的时间……


雀跃着,期待着,却又拼命克制着不去雀跃,不去期待的心情。

埋藏着害怕和失望,暂时忘却漫长寂寞时光的心情。

这种心情……




【叮】


青纸上绽开一滴墨汁。


面对窗外的春光,园田海未睁大了眼睛。



琉璃风铃优雅地摇晃着。

院子里没有人。


早就知道了……

不是今天。


一瞬间西斜的太阳在草垫上投下风铃的影子。

樱花落了满地。


评论
热度(9)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