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请用。】



她在……和谁说话?

绘里转过头来。


【……请用。那边的……妖怪小姐。】


是在呼唤我吗?

绘里失神地看着那些紧贴着褶纹的手指,它们几乎是雪一样白。

她看得见我吗?


手指的主人端正地坐着,表情埋在氤氲的水汽里阴晦不明。


……



嘛,先过去看看总不会错的。

绘里耸了耸肩膀。



至今无法确定那个人类女子是否看得见自己。

路过庭前空地的时候总能感受到眼神落在身上的奇妙重量,然而侧过去看的时候那个人还是同一个姿势。

静静坐着,书案上摊着《古今帖》或者《平家物语》之类的书。

就像现在这样,微微低着头,好像她全部的世界就只是面前直楞楞的一小块地方。


本来还以为会是个更有趣的人的。

不过……也无所谓。



绘里绕到侧面,从池水最浅的地方踩着石头跳了上去。

虽然是到肩膀的高度……出乎意料地顺利!

身为妖怪真的太好了……开心地呼出一口凉气。

不愧是我,身手不错哟。



【……请、请用茶。】



欸……原来真的看得见我啊。

真是了不起。


自己的新邻居近乎凝固地正坐着,像是一尊被突如其来的法力灌注的石像。

大腿上的筋肉绷得紧紧的,落在榻榻米上的影子倏尔微不可辩地颤抖一下。


这么害怕我吗?

绘里不自觉地有些为难,却也认真地摒弃了交叉双腿的坐姿,正经地曲起膝盖。



【是。多谢您了。】



捧起茶杯的手触到了久违的火的温度。

又香又温暖呢。

来自太阳初升之处早晨的甘甜。

简直要化掉了……


绘里不自觉露出了满足又幸福的笑容。



【擅自揣摩了您的口味……不知味道是否合适?】



籍着新邻居沉静清洌的声音稍微找回了点人间的自觉。


隔着一张茶案的距离绘里终于得以详端她的相貌。

披着蓝色唐衣端坐的少女。

婆娑的青丝从肩头垂落而下,流泻到稻色的榻榻米上才停止,午后的微光下以一种透明而优雅的方式环绕着纤细的身体。

然而温柔的眉梢正以一种不舒服的姿态直着,嘴唇难以形容地抿起来,那日直视进自己心底的雏色的眼睛用尽全力避开前方。



什么呀……

绘里执着茶碗扑哧出声。

脸红的太过分啦。



【我非常喜欢,承蒙款待。】








评论(4)
热度(15)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