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plum-理念论原理辨析

背景-

柏拉图《第七封信》

我们要通过知识来了解每一存在的事物,就必须通过三样东西:其一是名称,其二是界定,其三是形象。知识本身是第四样东西。我们还得加上第五样东西,那就是可认识的和真正存在的东西。

这里所指的“第五样东西”正是理念。

理念,早期译作“理式”。在英文中称为idea或eide,需要特指的时候也用“the X itself” “the very thing that is X” “Xness” “what X is”。
之所以有这么多表达方式,除了处于语义学的严谨考虑,应该说它的创造者想要重重的强调,唯有第五样东西才是事物它自身,才是真正的、纯粹而唯一的具象。
这样的拆分把语言中名词的使用严格地划分了区域范围,强调了它们使用是存在的区别,坦诚的说是正确而且严谨的。
或许是柏拉图所受他老师的影响,当事情还没有一点明朗的时候,很自然地使用了寻找普遍性的分析方法。如果他想要谈论这个问题,他必须确定他谈论的对象X是何物,在排除语言的约定俗成的不明确性的基础上建立明确的指向。
使用他老师的另一种思想-归纳分析,我们可以从一般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海未是女孩子。
在这个陈述之中,我所使用的“海未”是一个名称。换句话说,有一个人(一样事物)我们称之为海未,她有一个我刚刚所使用的名称。
对海未的定义有着动词和名词的组成部分,我们可以这样定义拥有她外表和内在特质(两者同时满足)的人(事物):一位拥有蓝色长发和琥珀色瞳孔的,大和抚子般温柔而坚强的女性。
处于私心我使用了一个过于特殊的例子,现在我开始发现这样做的难处了,不过我并不害怕,这正是验证这种分类方法的绝好机会,我希望这个分类是普适性的。
回到正题,由于我描述的人物是平面的形象,一个虚拟的个体,对她的定义应该包含图像的部分,同时由于不同的笔触而存在一定的变化范围,这个范围涵盖了从发表以来的所有官方公式图画。
简单的说,这部分的内容可以概括为“怎么样的事物(人)可以被称作海未”,它应是一个陈述性命题。
第三样东西是具有可编辑性的、能够被我们画出来或清除掉的图像。这个范围从官方公式画扩展到了所有和前者相似度达到一定阈值的同人作品。它纯乎是图像,告诉我们“海未看起来是什么样子”。
第四样东西是我们关于此的知识,理解和想法,它并不存在于言语或者文字之中,而是属于我们的精神和灵魂,它包括掺杂强烈个人情感的“海未是个怎么样的人”。
第五样东西,理念论的核心就是此物本身。即海未这个人。

到这里这个例子的特殊性也充分显现出来了。
“海未”是一个二次元人物,坦诚的说不存在于现实世界,虽然这样想相当残忍。基于我的偏见,虚构存在的目的就是帮助人脱逃可悲的现实世界,海未在这里被成为了一个虚拟的真实的女孩子,通过声音,画面,笔触等等呈现出来,而真身永远不露面。官方当然会撒谎海未是真实存在,屏蔽了理性的饭也会欣然接受,毕竟这所有的行动都是他们心甘情愿逃离现实的努力。
这个模型与柏拉图的“理念”有一定程度的吻合,它们的核心都是超乎现实之外的,无法达到的,形而上的典型完美事物,在现实中几乎不存在。和海未一样,“理念”也通过名称和知识向我们传达它的存在性和真性,但它本身却是无法鉴别的。
然而我的例子所存在的最大特殊性在于,柏拉图本人使用了圆作为例子,“X是圆”这个函项的主语范围是大的,都属于同一个种类(class)。在我的例子里,主语的范围里却仅有一个,她便是那个名称是“海未”的女孩子。

原理-柏拉图关于理念存在如下论点:
1)共同原理。只要几样东西是F,那是因为这几样东西分有F这个独一理念。使用我的例子,可以组织出如下说明:x和y还有z同人本中塑造的那个被发生了故事的女主角都是海未,因为她们共有具有海未的属性。柏拉图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把人们说“共有”时脑内活动通过拆分清楚地展现出来了,并努力赋予动机和逻辑。这很符合现代逻辑学的作派,或者说,现代逻辑学继承了先辈哲学家的作派。题外话,当我提到“故事”的时候,我的意思是漫画通过不连续的画面,利用人脑的延时性说服了它这个故事是持续发生的,它是一个事件。

2)分离原理。F的理念有别于所有那些都是F的东西。这里显而易见地划分了理念说的层次性。理念是被分有的主语,而代表理念的个别物则是分有理念的个体,与它存在于不同的两个位点。这个原理明确到并不需要使用海未做例子。

3)自我谓述原理。F的理念就是F自体。这个原理非常重要,它是理念论里我最偏爱的地方,充满了早期三段式逻辑的呆楞感。他用以解释个别物中属性发生的情况。柏拉图大概是这么想的,如果你没有一个F的样本,不存在F是你描述的物体,那你就没有办法说明为什么其他的事物是F。倘若冷的理念就在于解释某物为何是冷的,那么冷的理念必然具有冷性,或者说它本身一定是冷的。F的理念一定是完美的F。它的意义在于给予了F的理念一个现实世界之外的实体,在海未这里这个世界被称作二次元,在柏拉图这里就是他自己兴建的理念世界。

4)纯粹原理。F的理念不是别的而是F。F的理念不仅是F,而且是完美的F。这就要求了F的定义必然不掺杂其他元素,这个要求将所有表象提纯了。当F指一个人时这个原理光兀而简单,因为你无法要求海未做其他人。

5)独特原理。只有F的理念才是实在、真正与集合意义上的F。其他的Fs都是介于F与非F之间的模糊对象,像实验误差也不像实验误差,它们有些时候是F有些时候则不是。比如美的事物只在一定前提下才美,或者是与丑的东西对比才显得美,或者是年轻的时候美而老了不美,或者是这里美而那里不美。除了美的理念其他的美(能够满足X是美的这个句子的事物)全都被现实条件所限制,然而F自体永远是美的,因为美正是以它的名义定义的。

6)崇高原理。理念是永恒的,它们既没有部分,也不会变化,更不能为感官所知觉。这条原理旨在给事物划分一个更明显的层次,即崇高的存在世界(the superior world of being)和低级的生变世界(the inferior world of Becoming)。它们分别是理念和其他特殊对象的故乡。

经常会有人发出针对形而上学的疑问,我想,这就是形而上学。存在世界和生变世界之间的联系,尼采贬为反对生命抑制生命的另一个世界,那里就是形而上的世界。
这个模型有一个很被凸显的思维过程:柏拉图从一类客观事物中使用归纳分析法,向下找到普遍性定义,(这是他老师的原创),然后追溯回去,在这些特殊对象上面建立一个理念,这个理念拥有这个个种类所有纯粹的共性,然而(悄悄地说)这个实体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它实际上是真实物质和经验存在的分离推手,在这以后形而上学一发不可收拾。大概是因为后来的哲学家觉得这样想事情很有乐趣吧。

在时间初期,很多逻辑概念还只是人类模糊的直觉,形而上学建立的过程中不自觉地也开辟了逻辑学土壤,归纳,提炼,精纯化,这才有了今天理直气壮的人类。所以说,单单凭借直觉而不使用逻辑手段的人类,和史前的人类有什么区别。赫拉克利特称这些“睡不醒的人”“使自己的灵魂之窗堵塞,只能通过呼吸与自然保持接触”。

另外,理念说和现代的哲人弗雷格的理论也有一定的交叉,后来他也引起了那个时代的维特根斯坦和罗素的批判。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后文再说明。


评论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