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神话二则

阿波罗不安于天,也常来人间。但不似巴克斯行为,而来驱害,曾射死一剧毒蛇。阿波罗返天途中,见丘比特。丘比特在玩自己的弓箭,并笑阿波罗,说:“你的箭可以射蛇,我也要射你。”于是取箭射,阿波罗中金箭,达弗涅中铅箭。阿波罗爱达弗涅,达弗涅拒绝。

阿波罗爱达弗涅,称其散发美,束发将更美。

阿波罗跟达弗涅走,达弗涅逃,比风快。阿波罗是大神,穷追,一边柔声道:“停吧,勿怕,我要爱,你别因逃而跌,我是朱庇特之子,我歌美,我箭利,但我被另一种箭中,无法治,怜我,停!”

达弗涅不听,逃,如风,秀发飞舞,最后,达弗涅的头发已触及阿波罗的鼻息,达弗涅叫:“父,使地裂!”达弗涅变成树,身体变树干,头发变树叶,全变了。阿波罗抚树,仍暖,抱树,吻,树挣扎,不肯。阿波罗哭:“你不成我的妻,要成我的树,汝叶做我桂冠,我是太阳神,汝不会枯。”树成月桂,成阿波罗的桂冠。



希国国王兼雕刻家皮格马利翁,雕出一理想女人,名之曰伽拉忒亚,每晨昏往招呼。雕刻家是独身主义者,维纳斯不以为然,恨其不成婚,却遇皮格马利翁求维纳斯:“我能爱我的石像吗?”维纳斯高兴,要他回,抚摸石像,仍冷。雕刻师知道不够完美,加工,终于体温热,嘴唇红,终可抱下,成婚。



读书近十载,未见言简韵之丰如先生者,东瀛川端君尚可一较。

写的真好。

评论(4)
热度(8)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