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呼哧、呼哧、呼哧


我听见我自己沉重的呼吸了。


脚下湿漉漉的泥巴路被我踩得一塌糊涂,看不清颜色的朴树叶子碎的脏兮兮的。


我感觉自己的脚像是一块不听使唤的树根,尖头靴上裹的一层烂泥已经让它凉得彻彻底底。


火把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半路撞上一伙骑马的强盗,慌慌张张地就插在不知道哪棵树下面。


现在倒是有点怀念它。


这片森林雾蒙蒙的,没有火、没有一点热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寻找同伴的僵尸。


希望现在后面那些人已经跟丢了,不然今天拿到的佣金算是白费,我可不想孤孤单单可怜兮兮地死在这么一个鬼地方,一百奥兰不算个大数目,好歹还能让人舒舒服服在小酒馆里废上一阵。


面前的崖壁也冷冰冰的,整天整夜的下雨把它浇得黑漆漆的,手一抹全是细小的碎砂石。


今天简直糟透了。


绕到石壁的侧面,我找了半天才找到暗门,机关里面卡了几片被铰烂的新鲜叶子,花好久才把门扭开。


明显刚刚有人走动过,暗道里的水坑旁边肮脏的泥点溅得到处都是。


啧。


西勒诺斯这小子,就高兴所有东西乱糟糟的,不知道讲了他多少次。


谁有闲工夫理他那点破事,失个恋还活不下去了。


现在我就愿意赶紧进门,扒下这身黏答答的行者袍,安安眈眈洗个热水澡,摊在床上动也不动。


门是开的,屋子里还有一点零零星星的火光,橙红色在厚玻璃窗后面晃来晃去,看也看不清楚。


好累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桃J!你这个混蛋终于输了一次!”


等等……


这不是西勒诺斯的的声音。


“能不能不要这么吵,人都要被你吓没了。”


“不可能的,枞树林那些家伙够他受好一阵了。”


我心里一紧。


强盗的同伙?


不,不会。


他们是谁,为什么来?


西勒诺斯在哪儿?


“砰——”


不好……


西勒诺斯的陶土瓶碎在我脚边。


都说了不要在玄关放东西了!!


“谁?!谁在那里?!”


他们发现了!


玄关柜子的清漆上反射出火把晃动的颜色。


现在逃出去会被夹击,已经来不及了。


我躲进了玄关的储物橱。


呼哧、呼哧、呼哧


我又听见自己的喘气声了。


周围都是西勒诺斯和我的臭靴子,一股油腻腻的鞋油味道。


过于弯曲的腰椎顶在漆皮木板上,硌得我全身打颤,因为冷,也因为恐惧。


嘎达、嘎达、嘎达


屋里的人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了,一点光从柜门的缝隙里透进来。


我不想死。


求求你上帝,我不要现在死掉。


我听见长剑和匕首摩擦的声音越来越近。


一滴冷汗沿着脊椎一直滑到尾巴骨。


我不想死,求求你。


“没有人啊,头儿,门开着,是风吧。”


求求你。


“好吧。”


嘎达嘎达的皮靴声音又远去了。


拜托拜托。


感谢上帝。


“柜子里看了吗?”


求求你。


“藏不住人的。”


我真的不想死。


“看一眼。”


上帝……


门开了。


眼前突然明亮的火把。


“在这儿。”


眼前突然闪过一瞬刀光……





“头儿,这人怎么处理。”


“跟屋子里那个瘦皮猴一起扔水井里就好。”





“大块头全身都是泥,黏答答的怪恶心的。”





”噗通。”





评论
热度(5)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