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啊

关于

味觉

和嗅觉相比,味觉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初秋时候新鲜橘子的酸味,早春第一个樱花饼的清甜,老家奶奶咕嘟咕嘟煮出来的茶的鲜涩,以至于偶尔会吃的红咖喱饭的辛辣,这些那些的美好的味道,都是基于嗅觉的习惯联想,只是这样而已。

長濱ねる知道这一点是在发现自己失去嗅觉的第二天。

吞下的固体流体的食物仿佛都成了遥远隔阂的陌生质料,除了舌头上一阵让人不适的感官反应以外什么也引发不了。

没有制服衬衫上熟悉的洗衣液的味道,没有下雨之后泥土和树叶湿淋淋的味道,没有放学回家路上面包店里飘出来的成熟谷物的味道。

什么都没有。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在以另一种语言自顾自地交流,長濱听不见。

真寂寞啊。

自己的时候,不可避免地会这么想。




结识现在的恋人也是在那个时候。

一个缺乏色彩的阴天,所有风景都是黯淡无光的灰,好像厚厚的云层把其他波段的色彩都屏蔽了一样。

不想上学。

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学校的長濱在第三节课下终于再也忍受不了,推开了天台的铁门。

已经有人在了。

站在水泥围栏边缘的、短发的女孩子以一种难以名状的神情向外凝望着。

長濱确信自己见过这样的神情,也许是最近,也许是很久之前。

那是想要挣脱的同时又在拥抱着什么的表情,在痛也在平静,仿佛要用戏谑的语调嘲弄这个世界,好吧,那我活下去。

那是……很寂寞的神情。

長濱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只是在看见那阴天的光线里兀自静止的茶发,看见她眺望操场的眼神时突然觉得,寂寞什么的,如果是这个人,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应该会明白吧。


虽然在天台上见到的时候,她只是一言不发地看了自己一眼,就径直从長濱身边走过,拉开铁门离开了。

但这并不妨碍長濱ねる知道她是谁。

同级二班的渡邉理佐さん。


又好看又聪明,又知道自己又好看又聪明的女孩子通常都是很任性的。

一周之后的放学时段長濱在露天走廊里堵到了渡邉同学。

“渡邉さん,跟我交往吧。”


怎么可能会答应呢,又不是异世界的恋爱漫画。

不过好歹是认识了,好歹到了可以一起枯坐在体育馆二楼逃课的程度。

渐渐地也变成了可以肆无忌惮从对方便当盒里夹走章鱼烧的关系。

秋天的酸橘子再一次出现在集市上的时候,長濱已经变成了可以坐在渡邉さん旁边扯着她的毛衣袖子嘻嘻嘻笑着撒娇的人。



“りさ,呐りさ……和我约会嘛。”

“吵死了,都说了我不要去啦。”

“りさ……呐りさ……”

看着渡邉一边嫌弃地撇过脸去一边悄悄红起来的侧颊,長濱忍不住想坏心眼地再捉弄她一下。

“跟我去嘛跟我去嘛,りさりさりさ……”

不知道是无止境的被喊自己名字还是在耳边突然大起来的声音让渡邉突然恼怒了起来,長濱只见她突然转过身来,下一秒就很近地对上了对方的双眼。



長濱一下子睁得滚圆滚圆的眼睛让渡边有点手足无措。

但她还是稍微涨红了脸落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亲吻。

一个很轻很柔软的、天台无人角落里的吻。




“不想在考试之前逃课,ねる不要再叫我了。”




長濱睁大眼睛,看着渡邉急匆匆逃跑的背影。

亲完就跑,太过分了,理佐。





接下来,嘛,就像异世界恋爱漫画一样,長濱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恋人。

她还是无法准确体验初秋时候新鲜橘子的酸味,早春第一个樱花饼的清甜,老家奶奶咕嘟咕嘟煮出来的茶的鲜涩,以至于偶尔会吃的红咖喱饭的辛辣,但这又有什么重要呢。

長濱知道恋人的嘴唇是什么样的味道,再也不会忘记。

長濱已经不会再寂寞了。







评论
热度(34)

© 小林一獭 | Powered by LOFTER